户外常识 分类>>

如此非法开矿就真的没人管了吗?_云开·全站APPkaiyun

2024-02-05 02:43:04
浏览次数:
返回列表
本文摘要:如此非法开矿就真的没人管了吗?

如此非法开矿就真的没人管了吗?

面对侵占林地无证采矿的违法行为,林区承包人虽经四处反映,但违法采矿者依然我行我素,林地继续被毁坏,矿石继续被开采,林区承包人不明白:洛宁县曲家沟的这个非法采矿点就真的没人管了吗?

承包林区内遭遇非法开矿 官司胜诉得不到履行

2003年1月,刘建军、吴青敏与洛宁县底张乡黄村第三村民组签订林区承包合同,在小东沟、三叉沟、曲家沟的林区内植树造林,承包期限为20年。在林业部门的大力支持下,刘建军、吴青敏在林区内种植了大量树木。当刘建军、吴青敏面对自己承包的林区充满信心的时候,今年年初,范振升等人开始私自闯入林区非法进行开矿,短短时间内,其建造的2处堆淋场、开采的大量矿石侵占了林区10多亩土地,众多树苗被压埋,刘建军、吴青敏向有关部门反映无果,于是向洛宁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。9月29日,洛宁县人民法院作出判决:范振升停止对刘建军、吴青敏所承包林区的损害,判决生效10日内将堆放在林区内的矿石、矿渣予以清除。

11月1日,刘建军、吴青敏申请强制执行,但在随后近2个月的时间内,洛宁县人民法院迟迟未采取任何强制措施,非法采矿者仍在大肆生产,林区继续遭受侵害。

记者实地探访:非法采矿确未受到制止

16日上午,记者来到洛宁县底张乡黄村,在群众的带领下到非法开矿的山中进行探访。

其时山中大雾弥漫,能见度很低,徒步跋涉了近2个小时的山路,才听到了矿口处粉碎机的轰鸣声,或许是大雾的缘故,等我们即将接近洞口时,采矿者发现了我们,几个人开始对我们进行阻拦,其中一人威胁着“要弄死”带路的群众,现场气氛顿显紧张,摄影记者在众人争乱之际迅即跑到洞口处进行了察看。在和阻拦者的交涉中,我们得知此为“曲家沟金矿”,目前工人们分3班干活,一班大约出10车矿石。阻拦者称自己开矿手续齐全,但手续不在矿上。

在阻拦者的“护送”下我们离开时,记者注意到一处堆淋场堆积的矿石已有两三米高,有五六千吨。

相关部门表态:此种行为应得到制止,但……

据了解,刘建军、吴青敏曾就范振升等人违法采矿的行为向多个部门进行过反映,希望违法的行为能得到制止。

记者就有关问题采访了几家相关单位。

汝阳县森林公安分局有关负责同志介绍说,范振升等人开矿的位置处在“天然林保护区”内,因其到林区开矿未经林业主管部门批准,11月19日,林业部门给其下发了停止违法占用林地通知书,并要求“限于2004年11月20日前拆除设备,撤离林区”。

至于其目前还在生产的情况尚不知情,下一步林业部门将会对其加重处罚。

洛宁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杨局长介绍说,较早前已向被执行人送达了执行通知书,告知让其主动予以履行,如不履行将采取强制措施,法院目前也知道开矿者仍在进行生产。

至于何时能采取强制执行措施,杨局长表示,说不出具体执行时间。

洛宁县矿管局有关负责人介绍说,他们是刚接到群众举报,这个矿是无证生产,应当马上予以取缔。

无证的矿口仍在生产,林地仍在被损害,公民的权利仍在被侵犯。

在几个执法部门的注视之下,刘建军、吴青敏感到了无奈,他们想不通中间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。

令人得到一些鼓舞的是,12月9日,洛宁县人民政府下发了《关于依法严厉打击严重违法勘察开采行为的通告》,其中表示,依法取缔全县范围内所有无证采矿点,达到查封设备、驱散民工、炸毁井口、充填井筒、恢复地貌的标准。

刘建军、吴青敏或许能从这里看到林区的希望。本报记者 郭万志


本文关键词:云开·全站APPkaiyun

本文来源:云开·全站APPkaiyun-www.wxjgdl.com

搜索